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央視曝光南陽高速路



向前
向後



  《焦點訪談》2014年12月24日完成台本
  通在紙上的高速路
  演播室主持人 侯豐: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今天的《焦點訪談》。現在,高速公路越建越長。前幾年,河南省南陽市就規划了一條高速公路,從內鄉縣到鄧州市,大概90多公里,是二廣高速和滬陝高速的聯絡線。在2012年底的時候,當地政府曾經召開新聞發佈會,宣佈這條公路建成通車。但記者日前調查發現,這條號稱在兩年前就已經通車的公路,現在不僅沒通車,甚至還成了半截子工程。
  解說:
  從河南省鄧州市區出發,開車十幾分鐘就來到內鄧高速鄧州段的一個收費站——龍堰收費站,按照路牌邊的收費許可通知來看,這裡從2012年底開始就獲得了收費資格,可以正式收費運營,可是收費處卻橫著幾個大紅叉,表示不通車。
  記者:
  修好了嗎?
  收費站工作人員:
  沒有修好。
  記者:
  不是修好了嗎?還沒修好是嗎?
  收費站工作人員:
  還沒有修好。
  解說:
  這是2012年底南陽市當地媒體的報道。報道顯示,2012年當地市政府的確召開過新聞發佈會,宣佈內鄧高速建成通車。近兩年的時間過去,這條路為什麼至今仍然在修,沒有真正通車呢?
  從這條高速路旁邊的村莊繞行,記者走上了這條高速,看看它實際的狀況,發現這條路的錶面顆粒非常的粗糙,根本不像完工的高速公路路面,而且在路面沒有鋪完的情況下,就已經出現了很多裂縫。有的縫隙有的長度都在幾十米以上,而有的裂縫還被人用黑色的瀝青修補過。
  記者 車黎:
  在內鄧高速上我們發現了這樣的一處路面,這個路面整個是有橫總交錯的裂縫,把裡面都已經分成了好幾個部分,來看一下。像這個大裂縫,我的拳頭可以輕鬆地放進去,可以看見它有多寬。然後再看一下這邊,看看它有多深,把這個樹枝放下去看一下,深度達到這個位置,幾乎有1米深。
  解說:
  這條路質量的低劣一眼可以看出來,高速路邊的路堤質量也很差。事實上,這條公路除了完成的部分存在質量問題,整個工程也沒有完工,一些路段路面根本沒有鋪最上層的瀝青。
  記者:
  這條路啥時候通,正式通?
  修路工人:
  前段通了一段時間,現在又鋪油,第三層油。
  解說:
  在路面的一些接頭部分,都挖開了一些坑,極其不平整。
  修路工人:
  那是伸縮縫。
  記者:
  伸縮縫?
  修路工人:
  是的,橋縫與橋縫之間有伸縮縫。一旦通車之前就切割開,切割開之後安伸縮縫。當時鋪油期間(沒弄好)為了整體搞一點效果。
  解說:
  不僅如此,有的地方由於瀝青路面沒有鋪好,甚至連鋼筋都還裸露著。記者發沿途的很多服務區和加油站也只修了個主體工程。
  就是這樣的“半拉子”公路,在2013年8月至10月期間,這裡竟然還短暫通過車。這可當時給上路的司機帶來不少困難,有司機在網絡上反映,在通車期間行駛這條公路時,路面把輪轂給硌壞了。
  短暫通車後,公路又封閉了。可是,因為這條路在地圖或GPS上都已經顯示為通車狀態,一些人途經此處都會來迴繞路,增添了不少麻煩。有不少司機都在追問這條路到底是怎麼了?為何還不通車?
  這條路不僅給司機帶來了麻煩,由於路沒修完,公路旁的護坡也沒有做,這裸露的黃土讓周圍種地的農民農田也遭了殃。
  鄧州市龍堰鄉丁莊村村民:
  它沒修好。邊上沒抹水泥,一下雨就衝垮了,一溜坡就衝下去了。
  解說:
  在收費站附近有一個石料場,在那兒守門的幾位農民說,這裡已經停工一年多了,這原本是當時施工隊堆石料所在,可是項目部的人和工人都早就離開了。
  鄧州市龍堰鄉村民:
  占地的復耕費、車運費(都沒給)。項目部找不著,它占著俺的地,應該說兩年補齊這個錢,結果人沒有人了,不給錢了。
  解說:
  記者按照村民提供的地址,找到了這段3標段的項目部,奇怪的是,路尚未修完,項目部已經拆掉了,整個一片亂七八糟的場景。這條路修成這樣,項目部為什麼離場了呢?記者在現場找到了一些施工隊長的電話。
  工程三標某施工隊長A:
  主要是當時投資資金不到位,工期拖延施工隊都賠錢,路基隊都拖了三年,像我簽了合同都幹了三年,你說賠錢不賠錢?
  工程三標某施工隊長B:
  主要是工程很不規範,工期本來是一年,拖了三年多,我們全部都賠了。
  解說:
  根據公開的信息記者查詢到,內鄧高速是河南省“十一五”重點建設項目,由社會資本投資,南陽宛達昕高速公路公司作為業主方負責投資建設。根據工商網站的信息,這是一家由北京、內蒙古、天津等幾家公司共同出資成立的一家企業,成立於2007年。
  可是從企業網站發佈的信息來看,2013年10月以後公司已經停止發佈新聞,但是公司仍然是存在的。記者來到位於南陽市區的這家公司瞭解情況,結果被保安擋在了門外。記者只好聯繫了辦公室的工作人員。
  記者:
  我想瞭解一下內鄧高速工程上的事情。
  南陽宛達昕高速公路公司工作人員:
  我不清楚。
  記者:
  那應該找哪個呢?
  南陽宛達昕高速公路公司工作人員:
  我也不清楚。
  記者:
  我想咨詢一下內鄧高速現在建設情況。
  南陽宛達昕高速公路公司工作人員:
  你給老總打電話。
  記者:
  給哪個打呢?
  南陽宛達昕高速公路公司工作人員:
  我也不清楚。
  記者:
  那應該找誰呢?
  解說:
  南陽宛達昕高速公路公司不願解釋這條路的情況。記者隨後找到南陽市高速公路建設指揮部,這是一個由市交通局等多個政府部門組成的一個協調管理機構。
  南陽市高速公路指揮部工作人員:
  (我們)來問問它啥時候修通,現在鋪上面一層油。
  記者:
  是沒有錢嗎?
  南陽市高速公路指揮部工作人員:
  它沒有錢,缺口三、四個億。
  解說:
  根據一份關於內鄧高速的內部調查報告來看,內鄧高速總投資39個億,其中自有資本金公司投入25%,其餘由宛達昕公司向銀行貸款。這已經建成的部分為什麼存在這麼多質量問題呢?
  說起這條路的質量問題,有幾位參與了高速路修建的施工隊長反映,這跟修路的造價低有關係。
  工程三標段某施工隊長:
  當時單價壓得很低,進場以後,原材料價格上漲,肯定保證不了質量。
  工程三標段某施工隊長:
  就是施工不規範,不認真。
  記者:
  不認真的話最後驗收不了,大家都拿不到錢。
  工程三標段某施工隊長:
  問題是大家都不認真你怎麼認真?不規範有很多地方,一規範就什麼問題都沒有。
  解說:
  按照《河南省高速公路管理條例》第23條,當地的交通主管部門應當依據職責維護高速公路的建設秩序,加強對高速公路建設的監督管理。對於這條路的修建,當地的交通部門是如何進行監管的呢?
  記者:
  它現在施工過程中也有監管是吧?
  南陽市高速公路指揮部工作人員:
  有,咱們這邊是協調辦,協調前期的施工環節,施工出現問題,人家一通車,或者別的問題,咱不管人不管錢,啥也威脅不了人家,管不了人家什麼東西。
  解說:
  當地的交通部門說管不了,可是記者發現另有原因。在內鄧高速質量問題比較集中的鄧州市境內,有3個標段,其中五標段的中標企業是河南中原路橋公司。這家公司正是南陽市交通局直屬的事業單位——南陽市公路工程處下設的公司。這還不算什麼,法律並沒有禁止交通局下屬單位中標工程,而問題在於,3標段的中標單位是一家名為大河築路的公司,而三標段的項目經理叫陳東瑞,經記者多方查詢,發現這個人並不是中標單位大河築路公司的員工,而是五標段中標單位中原路橋公司的員工,他為什麼會到三標段來做項目經理呢?
  記者:
  請問你是中原路橋的陳東瑞吧?
  工程三標段項目經理 陳東瑞:
  想問我啥事。
  記者:
  就是想問你說三標段我們瞭解大河築路是中標單位,怎麼是你是項目經理呢?
  陳東瑞:
  我曾經在那兒給人打工。
  解說:
  中原路橋的人到了別人的標段當項目經理,真的是個人打工那麼簡單嗎?記者繼續調查發現,三標段的項目主管名叫馮獻偉,這個人也不是三標段中標企業大河築路的人,而竟然是五標段中標者中原路橋公司的法人代表。而且,馮獻偉還有一個身份南陽市公路工程處的副處長。原來中原路橋這個市交通局下屬的企業不僅中標了五標段,而且又摻和到三標段中。這恰恰是問題頻出的兩個標段。
  記者:
  但是三標不是大河築路中標的嗎?怎麼他們來當項目經理呢?
  陳東瑞:
  這是一個合作關係,至於人家咋合作咱就不清楚了。
  記者:
  這種合作的話對於你們工程施工,會不會在工程款,或者工程的價位帶來一些影響呢?
  陳東瑞:
  這個也有影響,經過部門也多,中間都有收入。這些人合作肯定有好處。
  解說:
  為什麼會有這樣複雜的合作呢?原來,業主單位宛達昕公司在招標時,就明確要求同一家企業只能中標一個標段,因此一家企業要想承攬其他標段的工程,就出現了這樣一種所謂的合作。按照我國《招標投標法》第48條明確規定:中標人應當按照合同約定履行義務,完成中標項目。中標人不得向他人轉讓中標項目,也不得將中標項目肢解後分別向他人轉讓。而這種所謂的“合作”實際上就是一種違法轉包。而且一些施工隊長反映,在這層往下,還有繼續轉包的現象。
  工程三標段某施工隊長A:
  亂七八糟的,掛羊頭賣狗肉,制度很不規範,幾個私人老闆在包。
  工程三標段某施工隊長B:
  存在工程轉包的問題,轉包現象比較嚴重,各標情況不一樣,至少轉到一到兩次。
  解說:
  一方面,交通部門下屬的企業參與到非法轉包的活動中去,監管也很難到位,另一方面,在已經出現資金短缺、質量低劣的情況時,當地還一味要求趕工期。
  南陽市高速公路指揮部工作人員:
  後來趕工期,一天花費他們說一天花1000萬,你算算。
  記者:
  趕啥工期。
  記者A:
  趕工期,誰讓它趕工期。
  南陽市高速公路指揮部工作人員:
  那不清楚。
  記者:
  那種路面怎麼通車?
  工程三標段某施工隊長:
  政府的原因,政府要保證全省每年要通車公里數,所以就臨時先通車一下。
  解說:
  2012年下旬,當地電視臺的一條新聞證實了施工隊長的說法。在2012年底的通車儀式之後,當地媒體報道了這條公路通車的重大意義:河南全省的高速公路年度通車裡程達到了600公里,也使南陽市高速公路通車裡程達到643公里,連續6年居全省18個市之首。可是在2013年短暫通車兩個月後,這條路又封閉了,既沒有完工,更沒有通過驗收,什麼時候能真正通車也沒有人知道。
  南陽市高速公路指揮部工作人員:
  市政府也特別想讓它通車,省裡面也讓它通車,它沒有資金,沒有錢,估計乾著吧,乾著鋪油路。有一個過程,工人設備都已經撤場了,要找人,哪有那麼快全都弄上。
  記者:
  撤了多長時間?
  南陽市高速公路指揮部工作人員:
  時間不短,今年一年都沒有見動靜了。
  演播室主持人 侯豐:   
  修高速是一件大事,從規劃、立項到建設都需要科學的論證。可這條內鄧高速,錢花了不少,地也占了將近9000畝,沿途百姓做出了不少犧牲,但卻留下了這樣一個爛攤子:質量差,路不通,賬算不清,糾紛不斷。可就是這樣,不管是修路的還是管路的,不是不清楚,就是管不了。對於這裡的問題,應該有人查一查,管一管了。路通在腳下,才是一條實實在在的路;路通在紙上,只能是一條弄虛作假之路。社會資本參與公路建設是好事,但監管者承擔好自己的職責,加強監管,提升質量,才可能修出一路坦途。
  感謝收看今天的《焦點訪談》,再見。
創作者介紹

雪災

ldwndddckm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