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那吉~大霸聖稜線
雪山七路會師~基那吉線,藉由影片回憶著一路走來辛酸艱苦的路程~ 但面對鏡頭,還是以最燦爛的笑容留下回憶~~

這是第二天往回走,於寬廣平地補足水稍作休息,第一天從這裡後開始走錯路~~ ~
廿年可讓哇哇落地小娃兒長成懂事。然苗栗野外協會走過了漫長廿個年頭,歷經眾多艱辛事務且慢慢茁壯著。苗栗野外廿周年慶,此盛事更加值得集結各英雄好漢們相約至台灣第二高峰“雪山”歡騰同慶賀。這次會師邀約兒子一同參加基那吉至大霸聖稜線。素有「世界奇峰」佳譽的大霸,是我心所想一親芳澤的聖山。
6/28(三) 2100~2140竹東~2330~鎮西堡教堂
晚間8點苗栗出發,竹南、新竹搭載狐狸及吳震和大哥夫妻後驅車前往鎮西堡。夜間行駛於鎮西堡的路途中,彎曲的山路讓人生畏,但也多加了一份寧靜。來到鎮西堡已深夜,沈靜的教堂帶給旅人如賦歸的感覺。
6/29(四) 靜謐的晨曦,仰望藍天羽絲般雲略過天際,是那般的晴朗。分配好公糧扛起沈重背包往基那吉山出發。一行人沿著水泥路而上,眼前卻發現無路可行,領隊阿金及小李前行探個明白,原來是因果農們將路改為果園而找尋不到上山路徑,唯一可行之路是沿果園緩坡而上,而我們有如誤闖果園的小白兔般穿梭於果園內,舉目所及那紅橙橙的果實,是如此讓人心動,禁不住在技術性的犯規下取得一些,滿足當下饞意。
穿出果園,一條明顯的產業道路出現,直覺告訴我們應該沿路而上。此時聽聞機車聲,心有所恐慌,是否剛才事件讓果農發現。原來是貴人出現,二位原住民同胞告訴我們,還有一條捷徑可走且能省去許多時間,在感激中帶著一絲絲愧疚,心中警惕著,人還是不要做壞事為妙。
循著水管緩坡而上,路跡明顯但有多處叉路口需小心辨識。逍遙步履緩緩而行,是如此的愜意。來到一處水源地用午餐後續行,經過寬廣平坦處,此地可紮下數頂帳篷,至此稍做休息後再行。
大夥帶著愉悅心境沿著明顯布條往稜線上升,卻不知已步入歧途。此時對講機傳來另一嚮導狐狸呼喊聲,確認我們方位。我們與他在不同的路徑上,領隊阿金往回接應與他會合。等待中天際雷聲轟~隆隆作響,深怕雷穿透林間而招擊害。雨也毫不留情的下著,穿著雨衣經過多處陡坡山路,來回走過多次錯誤路線,此刻天色也開始暗沉下來。
大夥感覺走了許久為何未到我們紮營目的地碧霞灣1號匯流口。經衛星定位後發現我們正走在往霞客羅的路上。天~哪我們在一開始就錯了,原來認為狐狸走錯的那條路才是正確路線,速速往回走,此時天色也暗下來了,眼看我們是趕不回去叉路口,也只能找一處平坦地紮營,待明日早些出發走回正途。
6/30(五) 星光尚餘,準備往回走。昨天錯失半天行程,看今天可否補實。心擔憂著昨日陡下的坡,今日可要使足勁力攀爬陡上。因昨晚緊急紮營下,隊員們將現有水提供做為晚餐用,大夥在備水不足的狀況下氣喘噓噓的攀爬著。
回到叉路口,聽狐狸說︰往另一條只要下切5分鐘就有水源可取。我與嘉灝、小李及陳國章先行下切取水。至水源處水自山壁滲透而出,顧不得水中是否有寄生物,狂飲後才發覺水裡含有小孓孑。不知是否心裡作用,突覺腹部有微微的陣痛感,還好無大礙。取水回寬廣平地處,補足水份後續行。沿路緩下,心想昨天走了一段冤枉路。
領隊阿金承受了相當壓力,擔心又走錯隨時做衛星定位,深怕又錯失了那個叉路口而多走冤枉路。路徑緩緩而下來到碧霞灣1號匯流處,這是29日原訂紮營地,耽誤半天行程。我們必須脫鞋溯溪過對岸,用冰冷溪水洗滌汗水,在此用午餐。
午餐後繼續趕路,未來路況也是不明確,依照前人所留下殘舊的布條尋路,每見一條布條心中便燃起一線希望,希望又在無路可走時退減。時而走時而尋路,疑惑時再來個衛星定位,時間也在尋尋覓覓走走停停中流失。眼看天色已開始昏暗,無法趕至30日預定紮營地。尋覓許久後決定下切至碧霞灣2號平坦河床地緊急紮營了。
7/01(六) 潺潺溪水驚醒沈睡中的旅人,依原定6點出發。陡坡緩上到達碧霞灣2號,此時即面臨必須脫鞋溯溪渡過,清晨冷冽溪水讓人寒心刺骨,溯溪而過唯有“慘”字形容。根據山友文字資料記錄,我們會經過數個獵寮及渡過幾道小溪。必須經過文字記錄所寫的最後小溪後才能上到馬洋山及營地叉路口。每經過一道小溪便認為它是最後小溪,心中燃起一絲希望,但都有渡不完的小溪,最後還是帶著失望慢慢走。
今日的狀況依舊,也是在尋路等待中渡過。有隊員雙腳破皮受傷無法走快,為了避免隊伍拖太長,且在路況不明確下摸黑趕路,安全為重找到一處近水源且可容紮營的平坦地就地紮營。
深感︰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行程整整延後一天,我們將無法趕上會師了。
7/02(日) 晨曦初露,帶著一份希望再度出發。揹負行囊,眼前又出現一道必須涉水而過溪流,還是脫鞋涉水確保安全。幾天來身處於森林裡,步履踩踏於鬆軟且潮濕的林道內,算是唯一能釋懷之處,但對外的連繫確完全斷絕。
到達一處寬廣林道,試著打開手機,竟能收訊,雖只帶幾格微弱的訊號,充其量也能對外連繫。協會也在斷訊的二天裡傳了簡訊給各山友,確認我們方位及隊員是否平安。回報協會後繼續前行,遙遠路途還需雙腳努力以赴才能完成。
每走一段路眼前所出現是極度挑戰的路況。沿溪谷上溯陡升,橫繞越過崩塌山壁,重覆上演著驚險畫面,再再考驗著我們的鬥志與毅力。
我們有穿梭不完茂密的箭竹林,也需貼身緊抱翻越橫倒的杉木,或用三跪九拜俯身貼地爬行而過,用盡所有姿勢,無法論淑女,也無優雅姿勢可言,只希望早些走出這片森林。
眼前又是一道長的比人還高且茂密箭竹林,狹窄路徑唯有山豬才能通行。唉~~這也是唯一路徑,硬著頭皮任箭竹打在身上,忍著鞭打的痛,直衝而過殺出一片重圍。衝出箭竹盡頭正豎立指示標,標示著往馬洋池、馬洋山及基那吉山(下方註記路跡不明)叉路口。全隊見著這面標示心喜不語,於樹林內打轉三天終於能走出正途。
馬洋池就在不遠處,至馬洋池用午餐。連日午後陣雨馬洋池水蓄積不少水量。準備整裝出發趕路,此刻對面傳出呼喊聲,來者是二位學生,他們是從鎮西堡神木群方向而來,所需時間才二天,詢問互道安後我們一行人繼續往大霸方向前進。
緩緩循箭竹草坡而上,心境也隨著草坡上升高度而開朗。平坦沙地後緩坡上中霸坪,在此等候後到來的山友。中霸坪也是觀看大霸的最佳位置,等待中天際佈滿濃厚雲層也漸漸撥開。仰望多日不見的藍~心靈豁然開朗。
羞澀的大、小霸一度籠罩在厚實的雲霧中,佇立於中霸坪等待著窺探蘶峨大霸雄風。等待許久大霸在眾人的期盼中展露,眼前的大霸如船艦般領航著小霸出現,眾山友為這一幕而感動,禁不住呼喊著。天險地雄的大霸矗立眼前,此景震撼著我心。風口下切至霸基,大霸雄偉英姿再度展現。
沿著霸基南行頻頻仰望霸身,聳立於天際,似老天爺神來之筆下,不經意的傑作。那岩層結構更加攝人心魄。循霸基而行我將帽兒摘除,讓大霸滴落的聖水洗濜世俗塵埃。
繞霸基南行即遇見狹窄石壁,危崖斷稜只容一人空身通過,重裝恐有懸傾之虞,我們仍採人與裝備分開下,我位於下方接遞背包。此時天際調染出一幅美麗景致,那景是難以用丹青水墨技法所能表現的。
聖稜群峰雲湧舞動,遠山正上演著雲瀑戲碼。心靈脈絡隨著雲湧舞動著,盡情欣賞聖稜之美。這美麗景致可是老天爺犒賞我們這群基那吉劫後歸來的一份珍貴獎賞。
夕陽聖稜美景讓我們駐足許久,卻忘了趕路這回事。貪玩將負出更大的代價,我們勢必要摸黑趕路。穿梭箭竹後即面臨沿乾河溝碎石陡下,摸黑探索著倍加辛苦,露水已出造成碎石濕滑,膽顫驚心下切身怕滑倒。
下切約二百公尺左切再腰繞,橫過碎石坡穿梭箭竹,霸南山屋出現眼前,此刻已晚上8點多。霸南山屋已有另外一支二位山友進住,我們先與他們借水煮晚餐,再下切取水還予。因出發前身體出現感冒症狀,再加上連日來的疲憊,導致無法出聲,也在晚餐後早早就寢。 
7/03(一)清晨於霸南山屋觀大霸又是不同的景象,那份氣勢磅礡懾人心魄的感覺依舊。雖無法參加雪山會師,但預計在晚間6~8時到達武陵農場,我們必須趕遙遠且漫長的一段路。
離開霸南山屋即穿入杉木林間,路徑在山腰平繞。雖無能完成聖稜,目睹穆特勒山斷崖景象雄偉,舉凡是聖稜一大勝景。巴沙拉雲山高聳岩稜尖銳,其容貌不凡。品田山勢皺褶稱奇。位在鐵杉林碎石坡處有幾道布條隨風飄搖,徐徐涼風吹襲身旁,駐足盡享那醉心的感覺,且讓我遲遲不願前行。路程遙遠,還是需割捨那份沁心的感覺。
續行我們連番陡降又爬升,後循著碎石乾溪溝前進,腰繞下切到塔克金溪水源處。塔克金溪畔觀看待會要走的路,即將面臨竟是極度陡升且必須攀附而上的路況。心想︰勢必要練得一身壁虎功才行。但無他路可尋,只能誠心攀爬走完。領隊阿金見著這場景,宣佈就位於塔克金溪源頭處先用午餐,添飽肚子才有體力攀爬。
流著汗水,聽著自己的呼吸聲,今天路程讓人怯步。穿梭箭竹林、踏過碎石坡、行於鐵杉林間,又是箭竹林、碎石坡及鐵杉林這些路重覆著好多次,對周邊景物也疲乏了。唯有杉林間盛開的水晶蘭吸引著我,那晶瑩剔透般脆弱讓我動容,不忍心觸動它。用相機拍下它的透,讓那份美留在心中。
連續陡上不知攀爬多久,也不想去計算走了多少路。埋著頭再一度陡升,我們已見著新達池的箭竹草原,瞧見新達山屋與新達池,視野放至往品田山的山徑上,心中的負擔隨即減緩。嘉灝拿出原本預留會師慶賀的可口可樂分享,這文明世界的飲料,於三千公尺高度上暢飲是那般的痛快。
新達池往武陵農場的路況熟悉,會知領隊後先行下山。池有名樹手機有訊號,告知協會位置繼續陡降下武陵。武陵農場露營區山友們陸續歸來,盛況也在匯集後壯大。集結山友才知協會會員人數驚人。晚間活動歡樂暢談,各路英雄好漢們都有趣聞,也有心酸血淚的事跡。人潮也在夜深人靜中散去。
7/04(二) 武陵農場~宜蘭礁溪(午餐)~苗栗(賦歸)
出塵脫俗,尋覓著往昔攀登的點滴,深深烙印心中。告別武陵後回歸闊別六日的家園。
感言︰
基那吉線雖不能如期完成會師,心感遺憾。但我們這15人小組,在事前功課作的不足下,都能平安歸來。屢屢涉險鍛鍊出我們一身溯溪攀爬的好身手,同時也激發了我們登山的潛能。
岳界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男生若能走完聖稜線就可以娶老婆,此形容聖稜線之艱難與險峻,需具備相當的耐力勇氣與膽識。兒子雖然不能如期完成聖稜線,但在你義不容辭下,勇於接受探尋路況的任務,成為基那吉線的小尖兵。這代表著你已成年懂事了,也是我心中最大的慰藉。
                                                                                                 

 

.
創作者介紹

雪災

ldwndddckm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